Menu Close

It’s not what you say, but how you say it

 

有很多事情與技能,甚至是 sense,是你的老師或學校應該教你的,或你早應該已經擁有,但你卻還沒有的。

 

我說個故事給你聽,很多年前我在學校教授臨床課程時,有位成績頂尖的學生,很高興的跑來與我分享他的 case。當時病人還坐在診間未離開,我的學生就開始洋洋灑灑的轉述給我聽他病人的一些症狀,我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嗯…的確是蠻棘手的,恐怕是罕見疾病。

 

當你是未畢業還是實習生的時候,遇到只有教科書上會出現的臨床表徵,總是會無比驚奇!

 

 哇! 這機率這麼渺小,竟被我遇到了! (實習生心理常出現的 OS) @_@

 

那位來跟我報告的學生越講越大聲越興奮,越興奮就越講越大聲,迫不及待的想把這個案例與他同一梯 clinical rotation 的同學分享。

那位學生的興奮就寫在臉上,只差沒有開廣播讓大家知道….而他自己卻沒有意識到他病人的臉色卻越來越沉重。

就 clinical skill 來說,那位學生能夠在初期的訓練就能擔當一面,找到 diagnosis (尤其還是個很棘手的案例),理當該得高分。

 

但是並沒有!

 

當時的幾位 supervisors 一致決定只讓那位學生低分 pass,當下也將學生拉到角落,好好 “溝通” 了一番。

 

"wipe the smile off your face! 你有問題嗎你?病人與家屬在現場著急如焚,你在那邊高興什麼,見獵心喜?高興能有人得這樣罕見的病,讓你剛好遇見寫成 case study?

你有沒有 sense?…..

 

你中了樂透般的雀躍,是病人與家屬正在承受的地獄! 懂不懂?

——

 

我遇到這樣的情況,總是很感慨…

由於 COVID 的關係,我在近期申請者的SOP 留學申請文件上,看到申請者提到 COVID 啟發了怎樣的契機,字行之間彷彿 COVID 讓他們因禍得福….

文章中甚至寫了幾個會讓人倒抽一口氣的字,

 

我知道學生是無心的,一是語言的隔閡,二是文化背景的不同。

你身在台灣,很可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經變了樣。

自從病毒爆發以來,全球目前約有246萬人因新冠病毒死亡,其中五十萬發生在美國。我們的身邊都有認識或是聽過有人因為 COVID 去世,你所謂的 「研究里程碑」,是人家的「哀痛里程碑」…是不幸承受的煉獄! 懂不懂?

 

當我提醒學生時有些事情要換個方式闡釋,甚至是整篇要砍掉重練,有些學生會很為難,因為他們覺得…. 阿學校不是要我寫出自己心理的聲音? 所以我也確實花了很多心血認真撰寫出我心裡的聲音。

 

你諄從了學校的 writing criteria 很棒!

但請你牢牢地記住,admissions committee 並不一定會認同甚至是讚賞你心裡的聲音。有時甚至會因為你 “心裡的話” 而把你淘汰掉。

 

你懂不懂學校為什麼要你寫出自己心理的聲音 ?

 

這樣我們才會知道,要發 admission 給誰,要拒絕誰啊!

要不然每個人成績都一樣優秀,我們要怎麼選?

我們怎麼分辨得出來,誰拿到了名校的入場卷,或是碩、博士學位後,會濫用自己的學歷、變成 evil talent?

 

我並不是說你不能寫出你心裡的看法或是保有你獨特的寫作風格,這些都可以。

你當然可以寫你對於甚麼領域、研究很熱衷,但是 it’s not WHAT you say, but HOW you say it! 

有些事情請你 “換句話說” 。

 

申請文章需要用心地 brainstorm,選題材、加上數次修改,不是文法對了就好這麼簡單,連  tone of voice 都需要好好斟酌。

如果你想要抒發情感,心裡的聲音,你有很多的平台,寫FB ,自己開 blog 甚至是去投稿,不要拿自己的申請文件試水溫,你申請學校不是申請辛酸的 ……

你有幾次這樣的機會能讓外國的頂尖學者、 admissions committee 聚一起,聚精會神地檢視你的備審文件 (SOP, PS, CV) ?

 

你文章沒有 sense,你被認可的機會就飛走! 下一輪要再申請,難度就會大增!

 

我也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每一個科系、行業都有一些不能講、或是踩到的點。就像每個民族與文化,背後有可能都乘載了很多的傷痛……

 

CS 的 PhD 教授有不喜歡看到的點!

Business school 也有!

美國有些學校更提過,學生寫 mission trip/ volunteer work 時請注意!

Medical field 領域更是雷一堆!

 

不要說學校,甚至是你以後畢業了想留在國外辦工作簽證、綠卡、移民局面談,都有各自要注意的點。有些話辦綠卡移民面試可以說,但是辦學生簽證絕對不能說,說了簽證會被 reject ……

你觸碰到了,踩線了,就是拿自己的申請機會開玩笑。這種比文法錯誤還要慘!

 

這邊多個 the, 少個 s 英文不好,有些教授還是會願意給你機會,頂多之後叫你去修學術寫作就好。

但遇到沒 sense 的,教授卻無能為力,想救也救不了你,哪來那麼多時間一一解釋給你聽,渡不了你,只好乾脆在申請的階段就放生你。(除非你發了好多篇的 paper,打趴一群競爭者,或是家裡願意捐給學校圖書館,要不然你的申請會凶多吉少,很容易被排名高的學校刷下來,只有些較後面的學校願意收你 )

我在這裡盡我所能告訴你真相:關於申請大學、研究生涯、外商就業市場的真相。因為我不希望看到人才,因為文章踩到雷就失去機會,更不希望大家對亞洲人的印象,因為你而砸鍋。

It’s not what you say, but how you say it

不要讓你的申請文件,像一台組裝好的電腦準備蓄勢待發,每一行的程式碼看似都對,但就是有個抓不出來的 bug,一直當機。

 

延伸閱讀︰

想說服外國人你很強 ? 先想好能打動人的 theme 再來談
增進寫作能力:找到最大公約數
為什麼我這樣寫外國人看不懂?
小心你字行間洩漏出的負面訊息
增進寫作能力 : 讓人一頭霧水的中文式英文

 

Essaycrafter 的創辦人 Dr Evon (生醫博士),也同時取得公衛的碩士 (MPH)。在期間發表了多篇的學術論文,共同著作一本英文百科全書其一章節,受邀擔任國際會議的演講者及數份科學期刊的 Reviewer,修過經濟以及財經管理、生物統計課程。曾任加州柏克萊大學博士後研究學者,至今累積了超過十年在大學以英文授課的經驗。多年來已成功地輔導許多研究生及外商求職者量身打造具有說服力的申請文件並克服英文面試關卡,並輔導有關申請國外頂尖名校之程序。
error: